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是 > 网游小说 > 从被追杀开始 > 正文 第三章,流派介绍,感兴趣的可以将自己心仪的流派序列写下来。

河北体彩十一开奖结果:正文 第三章,流派介绍,感兴趣的可以将自己心仪的流派序列写下来。

    《盛世》之中,武学繁多,如夜空中的星辰,没有最强的武学,只有最强的人。

    与传统不同,《盛世》里,武学不重要,武学流派才是最重要的核心。

    而武学流派的核心,是由多门武学融合而成,如夜幕中,独一无二的明月。

    百宝阁,待客室。

    枯坐中。

    左言翻看着中的册子,目光落在了秘籍分类中的《铁布衫》上。

    武学的融合并不容易。

    《铁砂掌》,《铁布衫》,《铁头功》,《铁象腿》,《硬气功》五门武功全都修到满级,再配合悟道石,才可以融合修出武学流派《铁骨衣》。

    《铁骨衣》,上一世最为流行的武学流派之一,被称为平民流派,五门前置武学获取难度相对来说并不高,只需要少量金钱,大量时间。

    其注重外功防御,流派特性更是赋予了其外功防御等级越高,外功攻击等级便越高的效果。

    与之相对的,《金刚相》则被称为富人流派,前置武学的获取需要大量的金钱与少量时间。

    《金刚相》是由《金钟罩》,《头锤功》,《金刚拳》,《金刚腿》,《童子功》融合修炼而成。

    其注重内功防御,流派特性赋予其内功防御等级越高,内功攻击便越强的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金刚相》一旦修成,会成为光头大佬。

    外功与内功,孰强孰弱,一直难见分晓。

    从整体上来看,《铁骨衣》更适合单打独斗,独行者。

    《金刚相》则更适合团队,更受欢迎。

    武学可以融合,流派同样可以。

    如若双修《铁骨衣》与《金刚相》两个流派,最终则可以修出更强的防御流派《不动明王》。

    那太遥远,即使是上一世,修出《不动明王》的也仅有一人而已。

    除了《铁骨衣》与《金刚相》这两个防御流派外,其他风格的流派大同小异,俱都有着流派核心特性,各不相同。

    现在,左言最需要修出的是轻功流派。

    同一风格流派,包含不同流派特性。

    防御流派有侧重外功的《铁骨衣》,侧重内功的《金刚相》,亦或是其他虽非主流,但一样强大的流派。

    轻功流派,一样有着如此划分。

    如侧重速度的《追风逐月》,侧重闪避的《惊鸿掠影》,两派相合之后的《云间游龙》……

    左言最想要的并非《追风逐月》与《惊鸿掠影》,亦或《云间游龙》,而是想要另一个更为小众的轻功流派《醉逍?!?。

    《醉逍?!罚呵峁α髋?br />
    前置武学:《横冲直撞身法》,《梯云纵》,《千斤坠》,《四方行》,《斗酒术》。

    《醉逍?!分孕≈?,是因为前置武学获取难度太大了。

    五个前置武学,怕是只有《千斤坠》的获取最为轻松。

    而他之所以想要这个流派,是因为《醉逍?!房梢愿硪桓鼋7髋珊铣伞肚嗔O伞?。

    青莲剑仙啊,应该可以反杀那红月魔女……

    沉吟中,左言翻看册子的一顿,顺利找到了《千斤坠》的售卖价格。

    一万两白银!

    不贵,却也贵。

    银两只是小问题,更大的问题是《千斤坠》可以买到,其他四个前置武学可没地买,哪怕是百宝阁也没有。

    他虽知道具体的获取途径,但前提是需要时间,而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建造神行台,暂时摆脱追杀,争取时间。

    脚步声隐隐传来,来的是两个人。

    左言随合上册子,端起茶杯饮了口,茶水味道不错,微甜。

    侍女留在了门外,静静守候。

    走进来的是另一个女人,一位衣着华贵,身形丰腴,举止优雅的妇人。

    妇人面带笑意,径直坐了下来,道:“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看来那无空石有些不简单,竟然能够引得百宝阁的管事亲自出现。

    左言若有所思,打开人物面板看了眼,道:“左道?!?br />
    左道,他的游戏id,只有一字之差,当初内测时随便取的,后来公测被杀,又重新取了个名字,如果不看面板,还真的想不起来现在的游戏id是什么。

    妇人素轻抬,斟了杯茶水,柔声道:“冒昧问一句,左公子要那无空石打算做什么?”

    左言道:“无可奉告?!?br />
    妇人轻笑,道:“无空石来自北漠的一处遗迹,内藏神秘力量,数量稀少,百年来,无数能人异士始终参不透其中奥秘?!?br />
    “我这百宝阁内正好有一颗,不过,价格可不低?!?br />
    左言不以为意,道:“多少?!?br />
    妇人不疾不徐,道:“万两黄金?!?br />
    一万两黄金等于一千万白银,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一块搁置了百年的石头,即使蕴含着神秘力量,也掩盖不了没用的事实,一块没用的石头,却卖一千万白银,这与抢劫无异。

    无论对方当初为了这块石头付出了多少,如今都远远不值万两黄金。

    看来,对方压根不想卖啊。

    左言没时间废话,直接道:“无空石的用处无可奉告,你若有其他条件,请明说?!?br />
    妇人柳眉微蹙,顿了顿,道:“也罢,前些日子,有位贼人偷了我百宝阁一件东西,你若能拿回来,无空石便是你的?!?br />
    来自追杀者与被追杀者之间独有的感觉忽然浮现,涌上心头。

    红月魔女追来的速度比预想中快了许多。

    左言顿感压力,起身道:“贼人是谁?东西为何?”

    妇人道:“陆楚,缠丝剑?!?br />
    “好!”

    话落,人已走。

    待客室内,妇人随端着茶水,沉吟不语。

    百宝阁外。

    左言翻身上马,看向那道出现在街头的红衣身影,看到了那双红眸,想到了未入魔之前的那双如月之眸。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风云变幻,世事无常,渐歇的雨水忽又急促起来,打湿了衣衫。

    这一次,雨中夹杂着冷风。

    笔直宽阔的大道上,急促而又杂乱的马蹄声传来,溅起了雨水,出现在了街道尽头。

    五个人,头戴斗笠,身着龙纹锦衣,跨着骏马,从那腰间配着的绣春刀上可以看出来,他们是锦衣卫。

    马声嘶鸣。

    五人越过越过红月魔女,停了下来,而后回身拦成一排,居高临下的看了过去。

    “是她?”

    “红衣,红眸,不会错?!?br />
    “挺漂亮的?!?br />
    “她带着面纱,你看的出来?”

    “感觉,我的感觉一向不会出错?!?br />
    “……”

    五人中,四人一言一语,唯有当中那颇为稳重的中年男子,神色凝重。

    没有杀意,没有感情,就像是一个普通女子一样,不,准确说像是一个木偶,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他曾经见过很多入魔之人,眼前这个女人的情况,却是第一次见。

    入魔?

    似是而非!

    那么,抓还是不抓?

    雨幕渐密,冷风刺骨,街上的行人更加稀少。

    中年锦衣卫看着那一步一步接近的红衣女子,沉声道:“留下一人跟着她,其余人的随我去牢里?!?br />
    “老大,无需如此小心吧?!?br />
    “有备无患,小心一点,总比丢了性命的好?!?br />
    “如果那小白脸敌不过此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