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会闹出这种事来,还要从这李英从小的生活环境讲起。

    李英本来脾气就不好,从小被娇纵惯了的。家里就她一个孩子,又没有男孩,从小就被家人当成希望来培养。无耐她自己不争气,长得平平不说,家里给他报了个西洋人开的学校,学了一年,愣是什么都没学成,反而学起人家西方人,和当地一个白面书生谈起了恋爱。这下家里人受不了了,主要是一个女儿家,整天和一个白面书生在一起,传出去了谁还上门提亲呀。

    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李英的坏名声早就传出去了。上门提亲的也少了很多,即使来了,也多是一些鳏夫,又或者贪图他们家钱财的人。

    有一天,和这李商户熟悉的一个工匠,说起这李英的婚事时,突然想到自己的一个徒弟,识文断字的,只是家不是本地的,兄弟两个,大哥已经在老家成亲,老二一直跟着自己在这里学艺。到可以考虑招来当上门女婿。于是把这事和他提了一下,这李商户起初还有些不同意,觉得是外地的,不知道底细,可靠不可靠很难说。于是这事就这么拖着了。

    但没过多久,有一天李商户正在厂房看着自家伙计忙着,有人来通报说是有人看到到这李英和那白面书生去了一个猎户冬天守猎的房子里,要他去看一下。

    这一听,把个李商户气得七巧生烟,自己的黄花大闺女,被人发现与人苟且,如果事情是真的,传了出去,那他的老脸还要不要了。从家里带了几个人,就赶着过去了。果然,跟随着通风的人,来到一个偏远的破旧的猎户家,刚到门外就听到女儿和那不知明的男人,在里面那不知羞耻的**声,看这样子两人偷腥就该不是一次两次了。

    李商户叫人把门砸开了,见到两个人一线不挂,在床上做那事,看到有人进来时,那男人认出了进来的正是李英的父亲,镇上有名的李商户,只吓得那男人赶紧从李英的身上下来,往墙角躲去。下身还带着那黄白之物?;嫔跏侨萌四芽?。

    李商户一看,更是气得不行。随抓起在旁边的一张毯子,盖在了女儿身上,而自己女儿仿佛还在那云山雾海里,没有反应过来呢。李商户上去就是一巴掌,这才打醒了自己的女儿。李英一看是自己的父亲到了,也是吓得蜷起身子,不敢看自己的父亲。

    李商户命人把那男的就赤裸着给绑在了树上,那男人都不敢反抗了,任由他们绑着自己,只是嘴里说着是两人自愿的,他不是强迫的对方的,不停的求饶着。

    到这个时候谁还听他的话。李商户走到那男人身前,低着一看,那男人竟然吓尿了,尿里还带着那白色之物,顿时气上心头,心想自己的女儿真不检点,但这男的更该死。接过伙计递过来的木棍,便使劲朝那书生下面打去,一棍子下去,那书生狂叫不止。李商户又叫人堵了他的嘴。接着又打了下去,直到那书生不知道是晕死过去了,还是真死了,他才停住。对于李商户来说,即使打死了这书生,他也不会吃官司,按大清律,奸淫良家妇女者,是要按律处以斩型的。但他没有那么做。他要废了这书生,让他不能再去勾引别人。

    看着那书生的下面被打得一片血肉模糊的样子,早就没了刚才的“威风”。旁边的几个伙计都嘿嘿的笑了起来。心想这书生,这次不死也成废人了。

    这李商户打得也麻了,看着书生晕死过去,也没再多看他一眼,叫上伙计就去屋里,把李英用布包了,放到提前准备好的马车里,拉回家里去了。

    这李英全身一丝不挂,只围了一条床单,蜷缩着坐在那里,刚才听到父亲打那书生时,那书生的惨加声她是听到了的。也是吓得浑身颤抖,她心里在想,这书生身体本来就弱,现在被打成这样,不死也得重伤,肯定是废人一个了,但这时的她可不敢出去给那书生求情,说不准父亲连她也不会放过,父亲发起彪,即使打不死她,估计出会打她个半死的。这种事情,向来是被人所不耻的。特别是她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即使现在全国动荡,外国传教士也多来东方传道教学,但这种传统道德底线还是不能碰的。现在不但被父亲抓个现行,还把那书生打了个半死。想想回到家里,不知道父亲会怎么惩罚她呢。

    她和这书生本来在一个班里读书,这书生又多情的很,班上还有几个女学生,都被他追求过,虽然这书生长得面白样美,但家境一般,所以那几个女生并没有看上他,只有这李英,本身就是商户之女,身份地位就低人一等,偏偏又长相平平,不受人注意。当这白面书生对其他女生追求无果后,就把目光打到了这长相平平的李英身上,因为这李英家境好些,不缺衣食,平时在学校里就比较大方,不像其她几个贵小姐,那么高不可攀。第二就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能勾一个女生玩玩也是不错的,黑灯瞎火里谁还在乎这长相。

    果不然,书生还没怎么用力追求,这李英就答应了,还非常主动。不久后,两人就在教室里开始卿卿我我了,没过多久就生米做成了熟饭。这李英本也不是那什么贞洁之人,在床上格外的卖力,很多时候都把这书生折腾的体力不支了。但越是这样,这书生就越是上隐般的和他交合。

    世上消息本也就是长腿的风,这种事情很快就被他们班上其他人知道了。为了影响,于是这两人就由露水夫妻转为了地下。但现在毕业了,两人就放开了,没有了那些学生的目光注视,两人这才跑到这里,想好好奋战一翻,没想到正当两人共赴巫山时,却被人给撞破奸情,不但这书生成了废人,那李英回到家里,还不一定受到什么惩罚。

    回到家里后,李英被父亲关在房里,整整关了一个月,后来是李英的母亲偷偷进去看她时,才发现女儿身形消瘦,还有呕吐的迹象,这才着了急,着人找来大夫给她看病。这一看不要紧,当大夫说出这李英怀孕了后,把这李夫人气得又是直接打了她一巴掌。

    但打归打,做母亲的毕竟不像做父亲的心狠,还是着人嘱托大夫不要乱传出去,又让这大夫配了一剂堕胎药,让女儿喝了,把孩子打掉了。又将养了一个多月,才去央求李商户把女儿放出来。

    这么长时间关下来,李商户的气也消了不少,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再怎么着也不能赶尽杀绝。特别是看到女儿身形有些消瘦后,更是心中担心,但他并不知道女儿怀孕的事,这一切都被李夫人瞒得好好的,一点消息也没有透露。如果他知道女儿怀孕这件事,不知道心里又会怎么想。

    正当李商户想着怎么管束一下女儿,让她安心在家里呆着时,正好想起了前段时间那老工匠的提议来,心想,现在当地的人肯定是不能找了,即使别人不知道事情的真实经过,但多少还是了解的。只有找个外地人,消息不灵通的,再招到家里,由自己亲自看着,相必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想到这里,就着人找那老工匠过来,两人吃茶间,这李商户又提及了这门亲事。

    老工匠一听,眉头一皱,心到,虽然那天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但并不是没有人知道呀,特别是那书生,被人救回去后,已经成了废人的事,早就在周围传开了,你家女儿现在都成了残花败柳了,又来找我徒弟,你这不是坑人麻,但老工匠得罪不起这李商户。于是只是笑而不答。

    李商户一看老工匠的表情,就明白了什么,知道这老工匠知道了自家什么事情,这才犹豫起来。于是朝下人使了个眼色,那下人很快就出去了,不一会就拿着一个托盘进来。

    李商户走到托盘面前,把上面的红布揭开,里面整整是十个银元宝。

    老工匠一看这么多银元宝,眼都直了。李商户一看这老工匠的表情心里就有数了。说道:

    “我知道这件事情有些为难您了,但事关小女的终身幸福,还望您关照则个。这些银钱,就当我李某人的谢礼吧。事成之后,还有重谢?!?br />
    老工匠一听这只是前期的谢礼,事成后还有,心里不由得乐开了花。他开始只是为了自家徙儿着想,想着把这徒弟留下来,继续给自己干活。现在看到还有这种好事,也不再犹豫,立马答应了下来,说是一定办室。就等他的好消息吧。

    回去的路上,这老工匠心想:“徒弟再好,也比不上金钱好。有了这些钱,自己又可以去喝几场花酒,赌场里赌几把了。至于息的徒儿,娶谁不是娶,大不了等这李商户死了,自己再娶几房小的就是了?!?br />
    想到这里,这老工匠一路唱着小调就回了自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