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是 > 历史小说 > 明月万里照汉关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攻城(1)

下载河北十一选五开奖: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攻城(1)

    “关键是如何将战士们安全送到对岸去!”白虎营第一标的指挥官叫王作义,“要将战士安全送到对岸,就必须压制住城头的火力。否则,即使将战士们送到对岸去,也难保战士们像兔子一样被人家打掉。

    这一点上来说,刘疯子的做法是对的。只是,我们站在岸边跟城头的敌军对射,我们未免太吃亏了点?!?br />
    王作义分析道:“所以我的想法是,我们挖壕沟,挖到距离城墙二三十米处,咱们站在壕沟里跟他们对射。咱们的枪法准,一定能打得他们不敢冒头。这样,我们就能大摇大摆的,铺桥送战士们过护城河,炸开城门,冲进城去!

    这里地质松软,挖起来不费力,而且不需要太宽,容得下两人侧身通过就行了,一两个时辰就能挖好。

    另外,我们还可以用原木在壕沟上加上顶,这样连投石车也威胁不到我们了?!?br />
    刘疯子猛地一拍脑瓜,懊恼地说:“这么简单的法子,我怎么没想到!营长撤我的职,我不冤!”

    因为他在战场上的鲁莽而愚蠢的表现,刘疯子已经被熊兆琏撤了职,考虑到战斗还未结束,还是暂时代理着第三标的标长。能不能恢复职位,就看他日后在战场上的表现了。

    熊廷弼仔细地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同意了王作义的做战方案。

    于是,赤水战场平静了下来,城上的守军惊奇地看见城下官兵居然甩开了膀子干起了农活。

    其实刚才那三次进攻,给赤水卫叛军守将奢从忠也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特别是第一次进攻,刘疯子组织战士跟他们对射那会儿,官军的鸟铳显然跟他们的不一样,射速又快又准,而他下的兵,人家射六七枪的工夫,他们只能发一枪,还打不中。那次对射他下的士兵伤亡惨重,死伤了近两百人。

    如果再算上炮火造成的伤亡,守城的叛军实际已经伤亡了三百多人。奢从忠几乎动了将南门的守城部队调来北门的心思。只是担心官军偷袭北门,才强行按下了这心思。

    现在见官军终于停止了进攻,奢从忠从城墙上探出头来,看看官军究竟在干什么。城楼已经被大炮炸得千创万孔,随时都可能倒塌,谁叫那地方大,目标又明显。奢从忠不敢呆在那里。

    官军那边举着火把挖地的举动,奢从忠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放下心来,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官军也撑不住了,居然想挖地道,从地下攻进城来。须不知这里的地下水浅得很,挖不了一丈深,就会有地下水涌入,要想挖地道进攻,简直是在做梦!”

    很快,奢从忠笑不出来了,他发现官军并非在挖地道,而是在挖壕沟,十多道又细又长的壕沟快速地直接朝护城河延伸过去。在接近城墙时,还有人不??咐幢痪獬梢唤谝唤诙ず?、碗口粗的原木盖在壕沟上面。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打算把护城河的水引走?难道他们没看到护城河是和赤水河相连的吗?再说,即使引走河水也该有引走的水渠啊,怎么没看到他们挖引水渠?”

    奢从忠心中充满了疑惑。

    当看到那些壕沟在距离护城河不到一丈处停下来了,并且开始迅速向两边延展时,奢从忠猛地一拍额头,明白过来了,原来官军准备躲在这壕沟里跟他对射??!

    奢从忠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大声叫道:“快放箭,放火箭,鸟铳快开火,还有投石车,不要让他们继续挖了!”

    沉寂的赤水城又响起了“噼噼啪啪”的枪声,可是这一次,白虎营的战士根本股理他,继续着土工作业。壕沟足够的深,又有挖出来的土垒起的土包?;?,鸟铳根本奈何不了他们。而壕沟上的原木盖,足以抵挡对方投石车抛来的石块,况且那东西又不准。

    至于火箭,那就更扯淡了。这些木都是刚砍下来的,不少上面还带着青翠的枝叶,怎么可能被火箭引燃?

    倒是城墙上“轰”的一声,升起了一道火团把大家吓得一大跳,原来是叛军中的一名士兵再装填火药时,一不小心让火心溅射到药筒里去了,发生了爆炸,当场炸死炸伤了七八个人。

    眼看着,各处的壕沟渐渐接近合拢,叛军守将奢从忠心中充满了苦涩与绝望,他知道赤水卫的末日已经来临了。

    忽然,他想到了千斤闸,大声叫道:“快放下千斤闸,快去拆房子堵住城门!”

    所谓千斤闸,其实就是一道上下开合的铁栅栏,或者包铁木门,川西这边铁是非常珍贵的资源,没有那么多铁,早就被换成了一道上下开合厚重的木门。因为不常用,而且升起千斤闸非常费力,很麻烦,奢从忠几乎忘记了还有那玩意。

    “轰”的一声,千斤闸砸在地面上。

    部下慌慌张张地去拆房子堵城门,可是放下千斤闸容易,拆房子堵城门有那么容易的么?需要事先组织安排,即使这样,也大几千人忙活一两个时辰才行。

    仓促之间,叫奢从忠从哪里找那么多人,更何况拆谁的房子,拆哪里的房子,这可涉及到方方面面,这城中的店铺,各种仓库,其实都跟大大小小的土司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很多甚至就是土司自己开的,人家肯让他拆么?

    一切都显得混乱不堪,堵城门的事没有半点进展,反倒是几家店铺的掌柜跟来强拆的士兵闹得不可开交。赤水城丢了,他们的生意也许还能照做,要是房子给拆装,货物的损失谁来负责?那些土司和不管这些,非把他们撕了不可。

    大概三更时分,壕沟终于挖好了,白虎营一标的战士迅速就位,透过坑道故意留出的射击孔,一标的战士开始射击。

    “砰砰砰……”城下的枪声响成了一片。

    城上的惨叫声也响成一片,无数叛军倒在了血泊之中,靠近城门的这段城墙,谁要是敢露头,迎接他的就是一颗或者数颗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