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看起来她已经用尽吃奶的力气,可在妖狒的速度跟前,她那点可怜的速度根本就不算什么,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妖狒的指便已经触及那女人的头发。

    “救我,求求你,救我!”那女人惊恐万分,睁大眼睛冲程阳呼救,因为从始至终,这个男人都是冷眼旁观。

    就在她撕心裂肺的呼叫的时候,一道丈多高的庞大身影在妖狒和她身后出现。

    “吼!”变身后的小黄浑身肌肉隆起,皮毛油亮,呈现黄褐色,它如一尊天神,一把抓住那妖狒的后颈,用力一捏。

    妖狒毕竟是高等阶妖兽,灵智已开,它彼时虽然已经熏心,但是还是本能的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危险,因此就在小黄掌抓来的最后一刻,它放弃追那女子,就地一滚,滚到一旁。当妖狒再次站起身时,其面孔已经变得万分狰狞,同时伴随着一阵咔咔的骨节磨动的响声,它身高也是在缓缓增长,不多时竟也跟小黄差不多高了。

    或许是近亲的缘故,妖狒与小黄彼此间的凶狠凌厉气势十分相似,只不过它的面庞要丑陋很多,獠牙外翻,双目呲出,口水横流。一双前爪凭空一抓,就听滋滋一声响,一条漆黑的臂粗的大蛇便凭空生成,盘踞在它的双臂上,冲着小黄龇牙咧嘴。

    “吼!”小黄仰天一声狂啸,双握拳不住的擂击自己的胸膛,伴随着一阵火烧豆子的声音,它再度暴涨一丈,从身形上压过了妖狒,而后猛然向它冲去。

    两只高大妖兽就这么对冲到一起,扭打着。与此同时,那女子得了空闲,连忙跑到程阳身边。

    “谢谢?!本」艹萄舸油返轿捕济挥腥魏伪硎?,可那女子还是诺诺的说了一声谢谢,而后便是小心翼翼的躲在程阳身旁。

    程阳微微点头,侧目看了她一眼。这女子身穿粗布蓝花衣服,多出被刮破,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头发披散着,几许杂乱的发丝遮盖住了面庞,脸上到处都是血渍污渍,神情仓皇。虽然如此,依旧可以看出她的容貌姣好,虽然谈不上是闭月羞花,却也是个小家碧玉。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程阳淡淡问道,对面不远处,小黄和妖狒打了个不可开交,不过对此程阳并无担忧,要是连区区一个妖狒都治不住,那小黄也就不是小黄了。

    “我……我家住在定州城……”女子断断续续的诉说起来。

    “定州城?”程阳来路上曾经过定州,是以知道那个地方,距离此处何止两千里之遥。

    原来这女子本是定州人,某日出门省亲,半道上被这妖狒劫掠过来,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一个月来,她备受凌辱,但是为了逃离此处,也就忍耐了,今日趁着那妖狒出门打猎觅食,这才逃了出来,不料妖狒对她从无信任可言,半途又回来,发现她逃走,便追了出来,这才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恩公……”女子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胆子似乎很小,就是一个普通的良家妇女的样子,她讲述完自己的经历之后,便朝程阳跪了下去,口称恩公,“请救我?!?br />
    “救你?怎么救?!背萄舻目戳怂谎?,硬逼着自己狠下了心?;⒛鸦?,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些教训他已经吃的太多,况且现在众神宗正步步紧逼,光是被宗半鬼抓出来的就有十多个了,其他潜伏的探子更是不知有多少。

    “请……请送我回家?!迸拥ㄇ拥乃档?。

    “呵呵?!背萄粜α诵?,继续观看小黄与那妖狒的打斗,两条庞大的身影纠缠在一起,其实胜负已分,只是小黄似乎仍旧在享受猫捉老鼠的快乐。

    砰!

    伴随一声轰响,妖狒被小黄打翻在地,而后小黄没有给它丝毫反抗的会,猛扑上去,双掐住它的脖颈,张开大口,一口咬了上去。一口下去,连肉带筋都给它扯落下来,那妖狒居然没有还之力,就这么被它生吞活剥了。

    解决了妖狒,小黄浑身血迹,身形噗的一声变回小巧模样,吱吱叫着跳回程阳肩头,吓得那女子一个劲的往远处躲,却又不敢走的太远。

    “别吓到人?!背萄裘嗣』频慕?,对它说道。

    “呀,还是个很可爱的姐姐呢?!毙』铺蛄颂蜃ψ由系难?。

    程阳翻了个白眼,当然没让别人看到,他的目光越过那已经没有完尸的妖狒,看向山林深处。他相信这妖狒不过是万寿山里一个极为普通的妖兽罢了,也不知在这里面还会有怎样的危险潜伏着。

    “你自己回去吧,从来路回,妖狒已经死了?!背萄舳阅桥拥?。

    女子吓得脸色煞白,话也说不出一句来,听到这话,更是连连摇头,眼睛里蓄满泪水,让人一看便是心生怜惜。

    “哥哥,太残酷了吧?”小黄于心不忍了,“万一路上再碰到个妖狒可怎么办呢?”

    “嗯,是有可能,不过跟在我们身边不也还有你么?”程阳白了小黄一眼,“成天不好好修炼,都在想什么呢?”

    遂不理那女子,程阳大踏步往前走去。他并未施展身法轻功,只是步伐稍快一些,就这样那女子居然也是一路小跑的跟了上来。

    行走至深夜,程阳捡了一处开阔地带准备宿营。点起一堆火,他将几个饼子丢进火里烤着,没多久就散发出一阵面饼的香气。

    咕咚,在程阳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吞咽口水的响亮声音,原来是那女子因为太久没有吃过人类的饭食,此刻闻到面饼的香气,不由得流口水了。

    “过来吧,一起吃?!背萄糁沼诓蝗绦?,招呼她。

    “谢谢恩公!”女子如获大赦,连忙跑上前来,程阳丢给她一只饼子,她便连忙抱着啃了起来,一边啃还一边小心翼翼的瞅着程阳,似乎生怕自己被丢掉。

    默默的吃过饭,程阳便倒身睡觉,一晚无事。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密林在他身上印下斑驳的痕迹的时候,程阳睁开了眼睛,却是发现四周静悄悄的,小黄不知死到哪里野去了,那个女子也不知所踪。

    “小黄,回来!”程阳用心神联络它,他已经感应到小黄就在这里不远处。

    然而小黄并未像往常一样马上给他回应,程阳皱了皱眉,起身准备收拾行囊,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循声望去,看到小黄蹦蹦跳跳的身影,又看到一道柔弱的影子。

    那是小黄和那村姑,她们里都拿着两根类似黄瓜的东西,走进了才发现那原来是一种野果子。

    “恩公?!贝骞米呓萄?,隔了一丈多远就停下脚步朝他道个万福,而后便是将里的野果子递给他。

    “小黄,你们去哪里了?”程阳没有接东西,而是低头严厉的瞪着小黄,此刻小黄正满嘴流浆,享受野果子的美味。

    听到程阳的斥骂,小黄有些委屈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吱吱吱,哥哥,你不要那么凶啊,她人还不错,一大早起来就去找早饭,我看着可疑就跟她一起去了,结果也没出什么事啊?!?br />
    “恩公,你不要骂它,都是我的错?!贝骞昧馐偷?,或许是早晨离开之后她略梳洗了一下,现在看起来整洁干净,竟也是一个不错的女子。

    “这位姑娘,我有事要办,无法带你同行,麻烦你趁着离山口不远,就离开了吧?!背萄艨涂推?。

    “我,我怕……”村姑眼睛里立刻蓄满泪水。

    “哥哥,不要赶她走啊,外面很危险的,你要是嫌弃她拖累咱们,我来负责她好了!”小黄冲到前面对程阳道,一双亮晶晶的小眼睛里满是认真。

    “小黄,你真的相信她说的话么?”程阳皱眉。

    “看起来没什么假的呀,妖狒都被我杀死了,她被妖狒追赶哥哥你也看到了?!毙』频?。

    程阳缓缓摇头,没再说话。

    村姑就这样一路跟随程阳行走,两天来,除了遇到几只小型妖兽之外,一切倒也平静。村姑每天早晨会到处帮程阳找野果子做早餐,据说是以前跟妖狒在一起的时候学会的。

    对她的这个举动,程阳一直很是排斥,时常都会弄得她很尴尬,然而现实的世界就是如此,程阳并不愿意轻易去信任一个陌生人,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小黄对此十分不满,它其实是一个很善良的孩子,同情心有时候甚至可以说是泛滥的,因此对那村姑就多了许多的偏袒和好感,比如每天去帮她洗衣服、摘果子什么的,一来二去,一人一猴居然相处的十分融洽。

    “哥哥,你看她多可怜啊,我们不能这样残酷的对待她,你若真的不带着她,只怕一转身她就死在这大山里啦,我那天也就白跟那**打了?!毙』剖背1匙糯骞谜庋猿萄羲?。

    起初程阳还是嗤之以鼻,说的久了似乎也就松动了,偶尔也会接受村姑找来的野果子,偶尔也会跟她说上一两句话,而那村姑也似乎因此变得特别开心,不再处处小心翼翼了。几天下来,她就像是程阳的老相识一样与他相处了。不过尽管如此,程阳还是从不开口问那村姑姓氏名谁,而对方也并不主动问及程阳,两个人的相处就是这样淡如云烟。

    时间很快过去了五天,他们也在这深山丛林里走的很深远,沿途看到了奇山异石,也经历了一些危险,好在都是平坦度过,有惊无险。

    又一个夜晚来临,火堆里的柴禾吡啵作响,火焰跳动着,驱赶着山林里的寒意和四周虎视眈眈的野兽们。

    地上铺着两条毛毯,一条是村姑睡,另一条是程阳的,这几天晚上他并没有练功,而是吃过之后倒头就睡,倒是小黄,经常是吃饱了就蹿的没了影,毕竟是一只猴儿,回到山林就像是回到老家一样开心快活了。

    夜静悄悄的,此处山林静谧,一些昆虫潜伏在杂草丛中挣命似的叫着,倒也是衬托出一片安宁祥和。除了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野兽咆哮之外,这林子里一切都正常的很。

    后半夜,火忽明忽暗的闪烁着,火头渐渐地变小,一道黑影一晃而过。熟睡中的程阳眼睛眯了眯,睁开睡眼,他忽然间感觉到四周有些阴冷,就像是置身于冰窖当中一样。

    实力到达如今这个地步,程阳已经不再畏惧酷暑严寒,有时甚至十几天粒米不进都没问题,可今天这冷却硬生生将他从睡梦中惊醒。

    “嗯?”程阳裹着毯子坐起来,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都是一团白雾。

    眼前的火堆半明半暗,要死不活,远处小黄睡觉的地方空空如也,这小子又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快活了。与程阳隔了火堆相对的毯子上空空如也,村姑已经不知何处去了。

    程阳眉头微微拧起,念力迅速扩散开来,他是在搜索小黄的气息,奇怪的是,小黄气息若有若无,方向莫辨。

    “??!”

    一道尖利刺耳的惊叫声令程阳抖了个激灵,一骨碌爬起来,踩熄了火堆,身形如一道白线,向那声音来向急掠出去。

    山林中的景象到处都很雷同,高耸入云的大树,遍地的枯枝野草,间或一两块不知是什么野兽死去后留下的枯骨,草丛里隐藏着成千上万的各种虫子,一听到有异常的声音变结束了自己的争鸣。

    一束淡如薄雾的月光投射下来,将程阳的影子拉的老长。他急匆匆在树林间奔跑着,忽然间就刹住了脚步,因为就在他正前方,一道黝黑庞大的身影正背对着他,头部一拱一拱,似乎是在进餐,而这黑影显然是一只妖兽。

    这妖兽虽然高大,但是却不能完全遮挡住程阳的视线,他看到一双脚就软软的瘫在那妖兽身旁,身子横着,几乎完全被妖兽挡住。一股浓浓的血腥气在这四周弥漫着,嘎吱嘎吱咀嚼骨肉的声音在这黑夜中听起来是那么令人毛骨悚然。